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百强奖牌
咨询证书
设计证书
造价证书
勘查证书
监理证书
总承包证书
其它证书
  矿井一所
  矿井二所
  环评所
  岩土工程公司
  综合所
  建筑所
  工程公司
  选煤所
  监理公司
  出版公司
  经济所
  计算机公司
  新疆分院
  青海分院
  吕梁分院
  山西中屹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
当前位置: 首 页 >> 出版公司
 

 

科汇公司(出版处)的发展史
 

    一九五九年伴随着我们伟大的祖国第一个十年大庆,出版处随同我院建院同时成立,人员是由风华正茂、朝气勃勃青年组成:杨坤厚、陈士棣、曹开寿、刘定国、刘小芸、曹诚智、陈静、沈兰珍、周正荣,米俊岩、陆启文、张仁玉等。他们怀揣着建设祖国的崇高理想,由首都北京来到黄土高原的煤炭基地山西太原。

    最初领导是张文清。那时,院里用的是“建设牌”铅字打字机和“鸽”牌打字蜡纸,这都是当时的“名牌”货。打字员打字时,在机头滚筒上安装好打字蜡纸,并顺势旋转一圈,打字机就会响起“叮”的一声悦耳的铜铃声,这表示打字蜡纸已经安装好了。然后,左手在下移动铅字盘,右手在上控制机头,左右手协调动作,按动手柄打字。用现在人的眼光看,老式打字机打字速度太慢了。打字员从字盘里找出铅字,按动手柄,打到蜡纸上,机械般的动作,一个不能少,一个不能错。字若打错了,就要把蜡纸拆开,涂上修改液,用嘴吹干,重新装好蜡纸打字。遇上不常用的偏冷生字,打字员就搬出备用铅字盒,横找竖找,找到要用的铅字,用金属镊子夹出来放进机座字盘里,这一个过程,时间长短就没法说了。特别麻烦的是有些字在备用字盒里也找不着,那只好到印刷厂里去买了。这可不像现在使用电脑打字,按照输入法,敲几下键盘,什么样的字,甚至连带词组、句子都冒出来了。

     

    与打字机配套的是油印机。就是电影里,中共地下党员印《挺进报》用的那种油印机。使用油印机更是个累活,先调油墨,稀了不行,稠了也不行。印刷时,左手捏着装着蜡纸的油印机框,不断地重复着上下掀动、把印好的纸张取出来的机械动作。右手要会用“软硬劲”推压油墨滚筒,油墨滚筒推快了劲用小了,纸上的字迹会淡了看不清。油墨滚筒推慢了劲大了,不仅纸上的油墨太浓,蜡纸还会破掉。每每面对一张一张印好了的,散发着油墨气息的文件,你不得不承认它的确是一份想偷懒都不行的“苦营生”。 

   手推油印机换成了电动油印机,速度和效率都有了大大的提高。那时候的打字员工作量特别大。你想啊,全院那么多的文件,有:初步设计、概算书、机电目录还有各种文字材料和统计报表全靠打字员不停地移动字盘按动手柄,一个字一个字地敲打出来的。打出蜡纸。一份文件打出来不容易。打出来的文件有数十张甚至几百张蜡纸,每一张蜡纸都要靠手推油墨滚筒印出几十份材料来,不难想象这样以几何级数增长的工作量,需要耗费多少体力与时间!80年代打字组最鼎胜时期一年也只能打印出十几部文件。

    1984年省里举行八大员比赛,打字组全体人员参加了比赛,乔纯秀荣获奖励。 

    打字组的人员有:陈文阁、刘小芸、陈静、米俊岩、马列、乔纯秀、曹玉萍、钱晓晔、杜秀梅、候丽芳、林玲、刘兰英;校对:杨瑞琴;油印:张仁玉、郭俊、王玲。 

    后来有了二台是909打字机,样子象电脑,其实功能只能打字。黄德明科长委派当时最年青的二位女同志学习909,一位是候丽芳,一位是林玲。从手工打字到电脑打字有了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看着二台电脑打字机,出版处像得到二个宝贝似的放在科长办公室里。谁成想第一天就让候丽芳毛手毛脚把键盘盖摁裂,着实让人心疼! 后来有了“科印”电脑排版系统。先后由乔纯秀、候丽芳、魏丽萍等人去北京等地学习。对于使用惯了传统打字机的手转换学习使用现代科技,确实困难很大。 

    出版处真正使用电脑排版是由牛明和冯宣开始。最开始使用是“科印”排版系统。配套打印机是24针针式打印机,打印字库为24点阵。

王玲坐在909打字机前,感受电脑打字的魅力

    从手工打字开始了向电脑打字排版的过渡。电脑排版的优点是显而易见的,可以实现对各个文字、图片排列组合,使其印刷出来后,达到一种美观优化的效果。但它最大的缺点是24点打印,打印出来的字体有明显的锯齿形。   

    大约在92-93年间,两院院士王选研制出的“北大方正系统” 引发了我国印刷出版业“告别铅与火,迈入光与电”的技术革命,实现了激光打印,使出版质量实现了飞越。我院也购进了“北大方统”。       

    这个时期出版处的打字出版实行的是两条腿路线,由于黄德明耽心电脑设备一旦发生故障影响出版时间,手工打字和电脑打字排版同时并存。

    1996年关陪林调任出版处长,大刀阔斧解散抛弃了手工打字,重新组合人员,全部采用电脑打字排版,在设计院、在出版处创世纪全面实现计算机化。这是关陪林在设计院都值得大树一笔的功劳。

    牛明开发的《北大方正目录生成器》获“1996年最佳优秀软件”奖,为“北大方正排版”锦上添花。 

    使用电脑出版系统的有:牛明、冯宣、武宏、王劲元、郭雅静和李媛。

    光阴荏苒,物转星移。现在打印文件完成于“弹指一挥间”,敲打键盘打好文件,再只需轻轻地一按打印键,不管是激光打印机,还是针式打印机或是什么喷墨打印机,都会按照你的意志,执行你的指令把一张张印好精美文字的漂亮纸张吐出来。一切都是那么自然、流畅和轻松!

    现在,当您再走进打字室,就听到一种另外的旋律,哒哒哒。。。。。。哒哒哒,荧光屏前伴随着每一双轻舞双手的上下跳动,倾泻出一排排阵容整齐,一行行神情抖搂的成方成园,展望座座矿山建设的宏伟设想跃然纸上。条条沉寂的荒山渐次苏醒,滚滚的乌金奔流不息。

    哒哒哒。。。。。。哒哒哒,多少枯燥平凡的声音,却蕴含着打字员多少美好的希冀,闪烁着打字员多少火热的情操! 

    70年代出版处一代元老陈士棣与北京美女乔纯秀喜结良缘,成为出版处自产自销唯一的一对真情不老、谁能比美、志同道合的浪漫伉俪。 

    图纸之所以被称为“蓝图”。其实并没什么特殊意义。没有电脑绘图的年代由于设计图 纸尺寸较大,因此人们想出一个办法——使用底图晒图,通过反复晒图就可以复制很多张出来了。老式的晒图机复印出来的图样是蓝色,后来逐渐被人们称为“蓝图”。

北京牌双面晒图机
    我院最初的晒图方法:先将涂有感光药品的硫酸纸衬在待复制的底图下,用晒图灯光曝晒使其曝光,然后再拿到熏筒里去熏,现在熏筒再也找不到了。由于氨气有强烈刺激性臭味的气体,后来又用砖头在楼顶上砌的一个小方黑屋,地上放着一个大功率的电炉子,炉子上放着加热的氨水,将图纸散放进去,大约2-3小时后打开屋子门,顶着刺鼻熏人的氨气将图纸取出来,这样一张蓝图就诞生了。
    装订使用的是原始手工操作:先将文件垛齐,再用铁堆子用力摁下打眼,最后用铁丝穿过去固定,完成装订。
      
装订使用的还是手工装订方法
    现在的装晒室,满桌满地的图纸,就如同置身于纸的海洋。晒图过程也实现了自动化:先将 “底图”覆盖晒图纸上,然后送进机器,曝光与熏图在机器里一气哈成,从机器背后输送出晒好的蓝图。
 

       

1985年购置了QZH1-1A型切纸机,可以切全开
 
    当时设备匮乏,没有切纸机,我院的第一部文件竟是拿到太原印刷厂裁切的。
    装晒组人员:杨坤厚、陈士棣、张金娥、梁晋媛、张桂琴、郭计铃、滑广忠、李新、魏丽萍、候丽芳、薛智瑾。
    风景中的细节需要人细细品味,虽然我们的双肩不能扛起压在乌金顶上千钧的重量,虽然我们的手指不能拍得地动山摇,可是我们知道,我们是煤海矿山的信笔,每一张矿山建设的篮图,每一部矿山建设的资料,都在这里制作和完成,据实记录了煤海建设的梦想与荣耀。
复印机可以说是国内最早出现的办公自动化设备之一。
    最早使用的复印机是模拟复印机,是利用光学反射成像原理,每复印一张,就把原稿图像放到玻璃镜上直接反射到硒鼓,再显影定影到纸上。每印一张,就要重复一次操作,复印速度很慢。
 
   这是施乐2090复印机当年的英姿,是一个庞然大物,尺寸:2.3m×1.4m×1.3m,重约2吨。当时太原市乃至山西省只有4台,我院就有一台,是非常值得引为自豪的。
    2005年正式退役,现在挂满了尘土躺在一侧,静静地见证着从模拟机器到数码设备的全面转化.
 
复印室现在已经全部使用大型高速数码机器了
奥西TDS400数码工程机
美能达951高速复印机
美能达601高速复印机
施乐10600大型彩喷机
 

我院使用复印机大至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小型模拟机

第二阶段:模拟机、大型机、数码机并用

第三阶段:(现阶段)数码机,高速机使用

复印室人员:伍琼,赵琴堂、王华、钱晓晔。 

    现在的复印室,正面是不大不高的工作台,上面放满了一本本说明书,一部部初步设计,还有数也数不清的图纸,每一部设计文件完成, 都源于劳动者的辛勤劳作,都复印着劳动者的心声岁月。岁月如烟,往日的如梭,昔日的风华青春,无数无奈的风雨,终都化为了徐娘半老,也都化为了难得的记忆。 是他们,是他们的辛勤劳作间接地创造了矿山建设,更是他们的付出展示了劳动的光荣。 

    出版处的职工用每日最辛勤的脚踏实地,辛勤劳作,拓展着开阔的土地,惊醒沉睡着多年的蒿草。铺开一张细线勾勒的图纸,铸就一片接天联云的崇高。出版处员工的劳动,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但海煤矿山的开发设计宏图中都溶入了他们的一份精心展示。这不也时刻见证了他们的奉献与风采么?

一句话总结:

……施星明、孙世俊、韩昌吉时期:保持传统出版方式;

黄德明时期:传统方式向现代过渡;

关培林时期:优化组合

张阅时期:更新设备

杨耀文时期:发扬光大

    出版处是我院机器设备最密集的单位之一,出版处的设备发展过程经历了从手工——半自动——模拟——数字化的发展过程,出版处的发展过程也是我院发展的一个缩影,展示了我院从小到大到强的发展过程。现在设备的发展进入更高更快更好的要求,出版处又将面临一次抉择…… 

    历史在记忆中,生活在现实中,未来在理想中。我们有理由相信:设计院的明天会更美好,出版处的明天会更美好!

 2012年6月整理

 

版权所有:煤炭工业太原设计研究院    地址:太原市青年路18号  

电话:0351-4116757    传真:0351-4044548    邮编:030001

网站维护:煤炭工业太原设计研究院电算站    晋ICP:备10000002号
山西星云科技实业有限公司保留所有权利